服务电话
客户案例
百瑞赢案例

百瑞赢服务费给大家讲一个线年炒股倾家荡产。的事

发布人:     发布时间:2020-09-23 14:29

  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深圳股票交易所相继开业,因炒股而一夜暴富的故事成为老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从中脱颖而出的杨百万等人迅速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人物。

  在这些财富故事的鼓舞下,一向自负的许国鸿也投入其中。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直至今日,许国鸿的炒股故事还在一些老股民中流传,尽管很多故事真实性难以印证,但其个人股资从几千元开始,一度高达200多万也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同时,许国鸿成功规避1993年中国股市第一次大熊市风险的高超技术更被引为经典。

  炒股的名气越来越大,本来在单位里默默无闻的许国鸿开始受到领导的青睐。1999年左右,单位决定让他利用部分闲置资金进行炒股。而周围的人也慢慢由佩服转而更加信任他,纷纷把自己的资金放在他那儿,请他代为操作。据许国鸿说,是推脱不掉,只好接受委托。他从2000年起,开始帮朋友们炒股,其中就包括写那封信的徐某。

  于是,百瑞赢服务费同学加邻居董某通过交通银行转账给许国鸿30万元,徐某总共交给许国鸿200万元,汪某2003年底两次给许国鸿20万元,2004年再追加40万元,后汪某又介绍妹妹和许国鸿认识。汪某妹妹在2004年分两次给许国鸿80万元委托其炒股。每次接受朋友们的委托后,许国鸿都郑重其事开具收条,承诺给他们50%甚至更多的回报。

  可实际上,从2001年7月开始,中国股市又一次进入大熊市中。此后的几年,各种政策救市的老办法悉数用尽之后,股市仍一蹶不振,被套股民比比皆是。“远离毒品、远离股市”的呼声成为交响。

  据警方调查了解,至案发前数日,许国鸿的股票账户内的资金所剩无几,委托炒股金额本息全无,但许国鸿一直非常自信,对股市充满信心,从未在同事或领导面前谈论过他的失利情况,其言行表现、生活方式自始至终也未随股市波动有明显的变化,无精神异常表现。

  2006年2月,他还带着女儿到香港一游,花了两三万。直到案发前数日,委托人向他索要钱款并规定期限之后,他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许国鸿在供述中称,他案发前炒股赔了300多万,已经倾家荡产了,面对某位委托者向他限定时间索要现金60多万,他根本没有任何钱款可以偿还,股金难以一时翻本,感到自己对不起委托人,对生活完全失去了信心,他彻底绝望了!只有一死了之!

  他惟一放心不下的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妻子去世后,他与女儿一直相依为命。女儿大学还未毕业,他担心自己撒手一走,女儿失去经济来源,日后不仅无人照顾,还要替他背负天文数字的巨债……许国鸿不敢想象,自己的女儿将如何生存下去。

  于是,许国鸿下定决心,先杀女儿,然后自杀。自杀获救后,警方在许国鸿的身上发现了妻子和女儿的身份证,问他为什么带这些东西?许国鸿说:“把她们身份证带在身上,就像我们一家人还在一起……”

  2006年4月24日,许国鸿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同年5月12日被批准逮捕。

  铁窗中的许国鸿在悔过书中写道:“……世间为人父者数亿,不论是战乱、灾荒、病痛,他们都把子女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为了子女做出一切。而我却在一个平和、安定的年代,害死亲生女儿,天理难容,死有余辜。

  “我犯下如此大罪,究其原因,是性格决定命运,自己对女儿不负责,对别人钱财不负责,自负,认为自己早年入股市,赚到别人赚不到的钱,虽然这些年股市大环境不好,自己损失惨重,总认为自己肯定能在股市翻身。但世事难料,事实无情,朋友也有自私贪财一面,股市行情不好,他们谁也不原意承担风险,最终结局,我女儿付出最宝贵的生命(这是我杀死的),我也将受到法律严惩。“现在孩子是最可怜,最无辜的,她从生下来一直在我身边……受到良好教育,人也出落得有模有样……基本素质也是万里挑一。直到死,都认为爸爸对她最好,而我却是对她最残忍……我女儿是无价之宝,却被我彻底粉碎了,苍天有眼,纵有千条命、万条命也不能抵其万一。

  “……我恳求早日从重从严惩处我。“我现在身体尚健康,我死后愿将身上各有用之器官捐出。(眼角膜、肝、肾等)。”

  尽管许国鸿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办案人员仍觉得许国鸿作案动机异常,为明确许国鸿作案时有无精神疾病和责任能力向南京脑科医院司法鉴定所提请鉴定。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许国鸿故意杀害其女儿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其有主动向**机关交代罪行的自首行为,依法从轻处罚。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6年12月7日,依照有关法律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被告人许国鸿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收到一审判决后,许国鸿不服。他一心求死,在2006年12月10日的上诉书中写道:

  从今年四月十八日起,我已无意再活下去,在被捕后写给办案警官的悔过书中,已明确表示对我判决从严、从重,这一想法至今没有改变……以上是我的上诉,请对一个犯下死罪的人早日处死。”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这起特殊的案件经过审理后认为,上诉人许国鸿故意非法剥夺其女儿生命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许国鸿是在因炒股失利无法归还他人资金、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情况下犯罪,又有自首行为,应依法从轻处罚。许国鸿认为自己罪行严重、要求判处死刑的上诉理由,经查,原判决根据其犯罪事实和自首情节,对其量刑适当;且《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条规定,二审法院审判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故对其要求判处死刑的上诉理由,不予采纳。原审判决依法对许国鸿的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2007年2月8日,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有关法律之规定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股市不是银行。如果你没有富余的钱,你不要玩。不考虑生活的股民不是成熟的股民。不少中国股民都没有搞清楚这点,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了,结果输了,就自杀。”这是号称“股市不倒翁”的杨百万接受采访时曾说过的一段话。

  很多认识他的人,这样形容他的外貌:“个子很高,喜欢穿深色衣服,脚蹬一双休闲鞋,一身普通小职员式的行头,加上瘦削的身材、文弱的脸庞和花白的头发,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手中曾经掌握几百万股资又都亏光的职业炒家。”

  许国鸿让人很难想象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他亲手掐死了被自己称作“无价之宝”的女儿,之后前往云南自杀。

  许国鸿的文化程度不高,1970年从南京十九中初中毕业后,便开始在南京某药材公司工作。现在该公司已经改制,许国鸿的很多同事都离开了公司,自谋生路。记者通过很多渠道,辗转联系到了一些他过去的同事。

  和他共事很多年的同事王德昌,现在某药店工作,他告诉记者,许国鸿脑袋瓜子确实聪明,特别喜欢读书看报,甚至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在平日里单位的一些业务测试中,他总是能很快答完题,前几个交卷,并且分数还很高。

  之前他也做了相当多的准备工作,当时南京炒家不多,他隔几天就要坐好几个小时的汽车到上海去看看行情,向别人讨教经验。他家里自费订阅了很多种报纸,没事就琢磨,捕捉信息,硬是把眼睛看成了越来越深的近视。不仅如此,许国鸿还苦啃经济学的书,很早就学会了操作电脑。

  开始炒股后,每天下午收盘回家,先倒头睡上一觉。六点左右起来吃晚饭,接着看《新闻联播》和《第一财经》,看上市公司的公告和中央台的经济新闻报道。这是许国鸿每日必修的功课。

  “这个人本来就内向,一天说不到几句话。我和他同事这么多年了,以前我们是一间办公室的,太了解他了。每天早上来,和我们打完招呼,泡杯最爱的龙井茶,他就开始翻阅报纸,查看股市的信息。我们原来一起进来的有好几个人,可直到下午下班,他和我们之间的互动都非常少,不夸张地说,你一天绝对听不到他讲话超过五句的。”自称和许国鸿关系还不错的同事胡建峰,这么评价许国鸿的人事关系。

  不光是胡建峰,记者采访了很多许国鸿以前的同事,对于许国鸿的印象,大家众口一词,都说他是一个不太爱说话、性格非常内向,甚至有些自闭的人。

  正是因为许国鸿这样的性格,对于他“炒股炒得很厉害”“赚了不少钱”“手上资金不少呢”的这些说法,都是同事们从外界听说来的。

  原来,经历了“96牛市”,加上许国鸿操作得当,让他在当时南京的炒股圈里一战成名,很多股民都知道他的名字,都喊他“许师傅”。

  胡建峰告诉记者,许国鸿是个怕“露富”的人:“他一直没有告诉我们,当时到底赚了多少钱。当然,这也确实是人家的隐私,我们也不好多问。有的时候,同事和他开玩笑,老许啊,炒股炒这么好也不告诉我们啊,他总是微微一笑。在外人面前,他更是对自己炒股的事情只字不提。”

  “如果不是和他关系还不错,我也不会知道,他除了因为旧城改造,在城南分有两套房子外,他又陆续在城东和城中先后购买了三套住房。也许怕露富,他没有告诉我们这些房子具体多少价格买的,什么时候买的。”胡建峰说。

  当然,许国鸿是不是曾经有过五套房产,很多受访者的表述并不太一样,但都听说他买过不止一处房子。50%的回报率

  渐渐地,许国鸿在炒股圈的名声越来越响。于是,他身边的人慢慢朝这个内向的人靠拢起来。

  “我记得,找他的人特别多。尤其是2000年左右,就看着每天很多人进出我们单位,脸熟的,脸不熟的。”许国鸿的另一个同事张美华告诉记者,“大家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许国鸿帮他们炒股。他们中很多人是我们单位其他部门的同事,还有很多人都是通过各种关系、各种人脉找到他的。”

  这个时间段,许国鸿在单位的工作已经是名义上的,纯属挂靠性质,他的心思全都用在了炒股上面。

  “有的是他亲戚介绍来的,有的是一个办公室的,有的是和他夫人关系比较好的,他只愿意帮这些人炒。”顿了顿,张美华继续说,“起初,他确实炒得不错,基本上都能给委托人50%的回报率,而且基本都能兑现。当时我们还议论呢,别看这个人平时不爱讲话,看来确实有两把刷子。”

  也正是因为可观的回报率,找他的人越来越多,给他的资金也越来越大。许国鸿给每个委托人一张收条,张美华见过这种纸条。“我没有找他帮我炒,我从来不碰股票,那都是我和丈夫的辛苦钱,我舍不得拿它当‘赌’资。我看到的是许国鸿写给我同事,也是他的同事曹晓宁的条子。”

  在这张条子上,明确地写着许国鸿收了对方钱的数目,许诺50%的回报率,最后是什么时间还给对方多少钱。

  记者找到了在另一家药店打工的曹晓宁,他告诉记者:“我的家庭并不富裕,爱人和我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2001年,我找到许国鸿,希望让他帮我炒股。这一举动完全是为了儿子着想。我儿子成绩不错,挺有出息的,我想为他攒一笔钱,能够继续深造。于是,就问亲戚啊、朋友啊,东拼西凑了60万现金给许国鸿,他念在我们同事相处还比较融洽的份上,答应帮我炒,也答应在三年后归还给我90万。”

  2005年年底,许国鸿曾经主动打电话给曹晓宁说,可以归还给他一部分数额的钱。但曹晓宁由于自己工作繁忙,推说过两天再去取,可是,这一拖,就一直拖到了出事。

  根据许国鸿的交代,他帮别人炒股时,手里的钱数曾经一度高达600余万,再加上答应的50%的回报率,这并不是一笔小的数字。

  据资料显示,2001年—2006年,中国股市有着长达5年时间的低迷。尽管许国鸿再聪明,再怎么会炒,终究敌不过股市的整体低迷。

  股票低迷的后期,他依然答应帮助别人炒股,这些人的联系方式,都留在了他的一个“长长的像通讯录一样的褐红色的人造革封皮的本子”上了。

  很多人问他:“许师傅,股市不是不行吗?现在把钱放进去能行吗?”他总是很有自信地回答:“我,你还不相信吗?”

  据和他走得比较近的曹晓宁说:“股市太低迷了,想从中赚钱根本不太可能。他把手上的几处房产陆续都卖了,他不愿意讲这件事情,好面子的人,其实我们都能打听到。”

  值得一提的是,2004年年初发生的一件事情,加剧了许国鸿的经济拮据,他的爱人患上了重病。

  许国鸿的爱人有着良好的家庭背景,和他原来在一家单位工作。因为比许国鸿大了整整6岁,起初许国鸿追求她的时候,她并不同意。听张美华描述说:“这个许国鸿,虽然内向,但是只要一有空,就坐到他爱人的办公室,也不说话,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用这种方式来追求他的爱人。”

  “他爱人不像许国鸿那么内向,在我们单位人缘挺好的。可是就这么一个好人,还是得上了重病。”张美华说。

  许国鸿爱人被诊断出重病后,一直住在医院里,需要动手术,也需要一笔高昂的住院费用和医疗费用,这对于许国鸿来讲,都不算轻松。

  同时,因为要照顾爱人,许国鸿也不可能天天盯住股市,精力被分散了。遗憾的是,他爱人在2004年7月因病去世了。这给了许国鸿沉重的打击。

  许国鸿供述:“其中一个人,2000年左右,给了我30万,让我帮他炒股,我答应翻一倍还给他。大约在两三年前他说家里有事,我就分两次先后还了他11万。2004年4月初,该人打电话告诉我家里出事了,让我在4月20日之前还给他50万元;还有两个人,一个在2003年时给了我60万,另一个从六七年前就陆续给了我60几万,让我代他们炒股,不过他们虽然也打电话来要钱,但态度都还比较客气……

  “其实,我之前已经赔了300万,已经倾家荡产了,根本拿不出任何钱还给他们,于是想到自己不能翻本,百瑞赢服务费很对不起人家,就对生活绝望了,想自己去死,一了百了。后来又想到,自己死了,女儿就没人抚养,没人照顾了,所以想带着女儿一起离开人间。”

  在此次采访中,记者发现,所有受访者都是从报纸上得知许国鸿杀死女儿后自杀未遂这件事的。

  除了“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惊呼之外,他们更多的是惋惜,因为许国鸿的女儿许祯给他们留有非常好的印象。百瑞赢服务费

  “许国鸿夫妇得女的时候,年纪都比较大了,所以对这个女儿是百般疼爱。许国鸿给女儿取名‘祯’字,就是希望她的生活能够‘吉祥’。许国鸿不抽烟、不喝酒,就喜欢喝个龙井,用不了什么钱。所以,他之前炒股赚来的那些钱都花费在爱人和女儿身上了,当然,更多是女儿。”张美华说,“我见过他女儿的,小姑娘个子挺高的,戴个眼镜,圆圆的脸,长得挺讨喜的。她是要什么有什么,看得出来,在同龄人中穿得挺不错的,都是有牌子的衣服,而且好像很早就有了快译通。”

  爱人去世后,许国鸿和女儿相依为命。因为房产都被陆续变卖掉了,他们在城中租了一处房子。

  张美华最后一次见到许祯,是在2006年3月。“就是出事前的一个月,我陪另一个同事去许国鸿租的房子里,问他要钱,大概20多万。许祯穿了一件小花的睡衣,给他爸爸热了一杯牛奶,送出来给他喝,还冲着我们笑了笑,就进房间去了。”虽然那次要钱并不成功,许国鸿含糊着说会尽快还钱,但懂事的许祯却给张美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如果不是许国鸿自己承认女儿是南京某高校的学生,也许根本没有人知道许祯在南京读书。

  “许国鸿这个人非常爱面子,他一直和我们说,女儿在上海外国语大学念书。”众多受访者纷纷表示。

  记者原本想到南京某高校打听关于许祯生前的一些情况,但经多方联系后得到的反馈是这样的,“你们媒体是不是无中生有啊,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件事”,“即使真有其事,我们也不能给你们提供什么帮助,这是有损学校名声的”,“对不起,我们无法给你们提供学生在校的情况”……

  另外,据了解,自许国鸿出事后,记者所接触的受访者没有一人前去探望,他们表示“也没有听说谁去看过他”。

  曹晓宁沉思了很久,对记者坦陈,“我不可能再去问一个家破人亡的人要钱了。听说他又上诉要求死刑,这叫我怎么恨他啊,根本连恨都恨不起来啊。钱没了,就没了,我认了,实在也没有办法啊。在这里,通过贵媒体,我想奉劝目前正狂热想通过股市发财的人们,还是要慎重啊!”而另一位债主,在接受采访的最后说道:“你们查一查,许国鸿还有没有其他财产,帮我们挽回一些损失。”(本文中的相关当事人,除许国鸿和许祯外,均为化名。)编后

  做完本期深度报道,编者心中异常沉重。这是一段被股票扭曲的人生,一个被股市毁灭的家庭。是谁的错?是股市风险莫测?是股民心态偏差?还是当事人的性格悲剧?

  难有准确答案。每个证券公司都悬挂着巨大的横幅:“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可是,那些被股市暴富神话迷乱了的人们能体味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吗?

上一篇:百瑞赢股票群壮乡“李子柒”蹚出致富路乡村新风貌续引“燕归巢”       下一篇:我买了百瑞赢赚钱了種出“薯”光!文山市6萬多畝馬鈴薯變成“金蛋蛋”